2021亚博最新网站|首頁|欢迎您


校友之家

校友回忆录

您当前的位置: 校友之家 >校友回忆录
人大记忆·我的老师韩嘉骏
时间:2020-10-22

编者按

  1950年,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专业建立,此后的七十年间,人大统计薪火相传,培养了一代代优秀学子,他们参与并见证了统计学科的蓬勃发展。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,适值统计学专业建立70周年,统计学院院友、1982级计划统计系统计学专业本科生梁昭撰文纪念恩师韩嘉骏教授,回忆青春岁月的求学经历,展现了一代统计人的精神风貌。我们在此分享本文,共同以梁昭的视角回首八十年代的人大统计学科,亦与所有统计人共勉,踔厉奋发,踵事增华。

韩老师和统计学院的老师

从左至右:邹伟东、陈一兵、袁卫、韩嘉骏、张泰、刘爱萍

  四月的第一个周末,同学们相约去看望班主任彭老师,想她了!见了老太太,知心的话儿说不完,三十多年的故事一件件提起,当年不经意的美好,现在却成了永恒。话题自然绕不开我们的专业,我们的老师。

  与统计的初遇是个意外。我高考填报的志愿只有一个——人大的人口学专业,谁知录取通知上写的是统计学;我的同桌正相反,报的是统计学,却被人口学录取了。当时同学拉着我去看电影“苔丝姑娘”,我是边看边哭,只觉得世界如此不公,我比苔丝悲惨多了!之后去拍照,留下了这张痛哭之后的“杰作”,成为入学后图书证上的照片。

图书证上的入学照片

  入学后计划统计系的书记王经老师给新生讲话,内容已忘了许多,而这一段话我牢记在心:“大家做好思想准备,统计不好学,工作不好干,计划是点头的,财政是摇头的,统计是低头的……”既来之则安之,学吧!

我们班的毕业照

  然而全国的优秀学生凑在一起,强中自有强中手,我的自信心被摧毁得体无完肤,直接掉到了脚面上。考完统计学原理,我感觉不错,可是成绩出来才89分。不可能呀,一定是老师搞错了!于是千方百计地打听到郭善祥老师家在三里河的国家计委宿舍,跑去要求查卷子。郭老师既和善又慈祥,抽出我的试卷一看,扣分主要在“试论时期指标和时点指标的区别”一题。20分的题,扣了11分,一定是冤假错案!这题我背得滚瓜烂熟,怎么可能扣这么多分!郭老师娓娓道来,答题的思路是先解释基本概念,再论述二者的同性,最后才是二者的区别,而我只回答了区别。啊?啊?我当时无地自容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经过十年动乱,我到高中才认真学习、突击应对高考,哪里懂得这样的答题方式,从此才领悟了专业分析的逻辑思维。

老师们在老图书馆前的合影

  统计专业的学习需要计算分析大量数据,在当时国家教育经费非常紧张的情况下,学校用心良苦,给我们班每人配备了一台夏普506计算器。记得一个计算器的价格是120元,足够一位同学半年的生活费。它具有80年代最先进的统计计算功能,大大提高了学习效率,也让我们接触到了国际先进的“机算”,所以后来使用起SPSS也并不困难。

  我大三的时候,计统系成立了学院,声势浩大地搬进了新落成的学8楼,这里就是著名的计划统计学院。

著名的计划统计学院大楼前的合影

  计划统计学院下设统计系,听说系主任是韩嘉骏老师,他将为我们讲授商业统计学。记得开课第一天,韩老师走进教室,大家都惊呆了!他像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,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中山装,左手拎一兜子,右手握一保温杯,面若桃花,齿白唇红,花白而浓密的头发向后梳理得一丝不乱,稍作介绍,就直奔主题。我从未见过这么儒雅不凡气度谦谦的老师!韩老师讲的是商业统计,内容诸如零售物价指数的核算、国合商业的统计口径……他上课从不看教材,也没有讲义,往往双手抱拳放在胸前,凝视窗外,一章章一节节的内容都烂熟于心,讲起来声情并茂,不是评书胜似评书,当真引人入胜。当时我就憧憬:如果我当老师,就要当韩老师这样的老师。且他出身中医世家,遇到有同学身体不适,常常嘘寒问暖,望闻问切,对于这些十八九岁离开父母的莘莘学子,这是何等的温暖感动呀。

  八十年代的人大,值复校之初,百废待兴,统计系的建设与发展道阻且长。如何从以前的死守东方统计体系,转而拥抱改革开放,汲取西方统计体系的精华,兼容并蓄,形成具有国际可比性的、真实反映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现状与未来的中国统计体系?韩老师和统计系的其他老师们为此呕心沥血,殚精竭虑。

韩老师与统计系的教育管理老师于1988年的合影

  袁寿庄老师教授国民经济综合统计,梳着一丝不苟的齐耳短发,带着白色眼镜,素简端庄,气场强大,总称我们“同志们”,讲课高屋建瓴,化繁为简,几次课下来就让我们有了宏观视野;倪加勋老师彼时刚刚从美国学成归来,讲授数理统计学,用的是铅字油印的英文教材。当时面对专业英文和铅字排版中莫名其妙的错误,我们和倪老师都倍感艰难。直至多年以后,我做梦都还能梦到数理统计考试了,都不会做呀!吓得“噌”一下坐起来,一身冷汗。

  九十年代初,我留学美国,跟美国人说我的专业是“STATISTICS”,他们差点没向我立正!周围的中国留学生有的在写硕士论文,有的做博士研究,教授要求他们做假设检验、方差分析等等,大陆的学生云里雾里,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些专业术语,更别提运用了。他们来问我,那对我而言就是小事一桩,嘁哩喀喳,结果就出来了。他们惊呼神奇,这就是想要的结论,给教授一看,就二字:OK!到这时,我才知道统计专业的强大,学统计的不是低头,是抬头,能抬多高就多高,须仰视才见!

人大校史展览对韩嘉骏老师的生平介绍

  回国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到系里看望韩老师,告诉他我的真情实感。可是班长却一声长叹,韩老师在1992年1月去世了。天妒其才,绝对的天妒其才!他才60岁出头,正是教授的美好年华,且出身中医世家,深谙保养之道,怎么可能?!后听说韩老师那段时间工作压力大,傍晚去散步,走到友谊宾馆附近感觉心脏不适,如果当时他立刻请求路人帮叫120急救车,还可以挽回生命;但是他太自爱了,自爱到不忍不愿打扰别人,咬紧牙关走回家,让家人拨打120,最终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……

  季羡林老师说过:深到骨子里的高贵,是没有身份感!韩老师就是如此的谦谦君子。韩老师对我们这些毛孩子,循循善诱;对系里的教授老师,关心备至;对统计学科的健全发展,多方奔走;对中国统计体系的建设,建言献策。他是复校后第四批被评为教授的老师,以他的资深和优秀,本可以更多荣誉加身。但是韩老师总是举重若轻,轻描淡写,对于教育和研究尽心尽力,而对机会和荣誉不争不抢。统计系走得越来越顺,越来越远,发展成为统计学院,乃至全国排名第一的统计学科,这其中有韩老师的一份贡献。“原生学校的原生专业”对一个人的影响是深远的,我的同学们秉承着这种为人处事的态度,耕耘于各行各业,少了“精致”,多了“宽厚”;少了“利己”,多了“无我”……

我班3位同学考上研究生,这是毕业照

  寥寥数言,无法勾勒出韩老师的全部精神世界。原本不敢动笔,以我的才疏学浅,怎能触碰统计学的博大精深,源远流长;但是,我们已经毕业30余年,如果再不记录,恐怕韩嘉骏这个名字和老一辈教授的高贵品质会被淡忘。若没有精神层面的传承,何谈发展?

毕业30周年大合影

  教书育人,也许真的益寿延年,毕业30周年庆典,我们接来了几乎所有的老师,欢聚一堂,可是惟独缺了我们的韩老师!彭亮师弟在随笔中写道:What does a star do? Nothing! Stars don’t do. Stars just be! 几句简洁而精辟的英文,最能表达我的心情。韩老师,您在与不在,您的音容笑貌都刻记在我们的脑海里;我说与不说,您的言传身教都是我们的楷模!